怀念我百岁的母亲

□胡继超我的母亲1918年出生在桂北山城灌阳县一个叫千山棚的山村里。山村位于县城东南雄伟挺拔、五岭之一的都庞岭主峰脊背。这里山高林密,野兽出没。记得小时候跟母亲去看望老外婆,从县城要走几十里的丘陵山路

□胡继超

我的母亲1918年出生在桂北山城灌阳县一个叫千山棚的山村里。山村位于县城东南雄伟挺拔、五岭之一的都庞岭主峰脊背。这里山高林密,野兽出没。记得小时候跟母亲去看望老外婆,从县城要走几十里的丘陵山路,还要费半天的工夫,大汗淋漓爬上都庞岭脊背,穿过荆棘丛生的羊肠小道才到得半山腰外婆家。这里蛇虫特别多,有时在村边小溪洗手,忽然一条眼镜蛇就从旁边茅草中蹿出来追人。亲人们砍柴烧炭,刀耕火种,吃苞谷、黍米和山薯,过着极其清苦的生活。

母亲没上过学,从小养成天不怕地不怕老实做人的性格,和父亲结合后才迁到县城东边一个叫杨家桥的江边码头,操持家务,生儿育女。经过战乱和自然灾害,母亲变得沉默寡言和坚强。

我上学的时候才知道母亲姓戴,在其家族八姐妹中排行老四,所以小名四妹仔,大名戴四妹。听母亲说她们姐妹中老大叫大妹仔,也叫戴一妹,母亲经常给我们讲大姨娘参加革命的故事。她说,你大姨娘从小胆子最大,曾参加过桂北游击队,当过联络员,后因给游击队报信被抓,解放前两个月被国民党伪县长白浪涛部匪徒当众枪杀在县体育场。那天,母亲亲眼看到子弹从大姨娘后背射进,从前胸穿出。大姨娘死前遭受了敌人的严刑拷打,但她什么也不说,死得壮烈。

母亲生育了我和大姐、大哥等五个子女,精心养育我们成人。她每天操持繁琐的家务,但很少生病。偶尔一点小病,就用土办法在额头上刮点痧再用土罐子熬一些石菖蒲之类的草药喝一喝,隔两天就好了,从未去过医院。母亲老年眼不花,背不驼,耳不聋也很少有白头发。记得她98岁那年,气管炎犯了,还自己一人走路到大桥头的胡家村卫生所打针。

2008年,老少边山穷的灌阳加快了改革发展的脚步,县城的大开发涉及母亲的生息之地,她居住了一辈子的老屋被开发成了江东新区。当时年过90的母亲,步行到开发区劳动保险所,用自己分得的土地补偿金买了一份养老保险。由于党的政策好,照顾老少穷地区和高龄老人,国家连续好几年给母亲每月增加了200多元至400多元的养老金,母亲的养老金每月达到3000多元。母亲高兴极了,心中舒畅,用钱也大方,生活得有滋有味,逢人便说遇上好政府,享受了晚年好生活。

2017年正月初五,是母亲99岁的生日,家乡有满99岁吃100岁的饭的风俗。生日那天母亲很高兴,特地围上了一条很时髦的红围巾,满面笑容地端坐在沙发上,拍下了五代同堂的全家福合影。

今年端午节,家乡扒龙舟,村里组织男女龙舟队参赛。全村男女老少喜气洋洋在一起聚餐。母亲她老人家也从其微薄的养老金中拿出了200元捐给村里。比赛当天,母亲在亲人们的搀扶下,特地去看了龙舟赛。

天有不测风云。节后不久,老母亲就因身体不适在睡梦中自己走了,她走得很安详,脸上挂着笑容。她享受了国家给她的102岁的养老金,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也留下了四邻八舍众乡亲的称赞和好评。在我心中,母亲是一个走完人生最高里程,平凡而又受人尊敬的老人,她宽厚待人勤劳处世的美德将永远激励着我们,留在我们心里。

新闻推荐

赛场风云 县域组揭幕战东道主迎开门红

跳投昨晚,2019“中国体育彩票杯”第10届桂林市大众篮球赛县域组的首场比赛在全州县体育中心篮球馆进行,东道主全州队迎战灌…

灌阳新闻,家乡的大事、小事、新鲜事。在每一个深夜,家乡挂心上,用故乡情为你取暖,陪你入睡。

桂林桂城网所有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果有侵犯到他人权益的文章,请您联系我们,我们一定立即删除,如果您觉得桂林桂城网的文章还不错,需要转载的,也请您在转载时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作者: glguicheng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