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州一村民申请危房加固补助资金未获批 却牵出8年前一笔1.8万元“糊涂账”

核心提示:记者向秦军口中的李姓村民求证,他告诉记者:“2011年,我家建了两间厨房,建房材料是我自己出的,工人是蒋世科喊过来的,说是花了1.2万元,但我也不知道具体花费了多少钱?反正我没有从蒋世科那

桂林桂城网是立足桂林面向全国融新闻资讯,体育赛事,娱乐八卦,IT科技,财经资讯,公益资讯,旅游资讯,教育资讯等知识性和娱乐性、服务性于一体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本站致力于为广大网民提供最新最及时的新闻热点资讯。

核心提示:记者向秦军口中的李姓村民求证,他告诉记者:“2011年,我家建了两间厨房,建房材料是我自己出的,工人是蒋世科喊过来的,说是花了1.2万元,但我也不知道具体花费了多少钱?反正我没有从蒋世科那里拿过一分钱。”

  桂林桂城网–桂林晚报(记者申艳)前不久,全州县咸水镇村民刘六崽向政府申请危房加固补助资金未获得审批,才发现有人8年前用他父亲刘三元的名义申请过危房改造补助资金,拿走了1.8万元钱。随着刘三元当年那份内容真真假假的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申请档案材料被翻出来,从村委到村建站,再到乡镇领导,各经手人一一浮出水面。7月17日,记者对这份材料上的内容进行核实,并采访了部分经手人,寻找冒名顶替背后的操作者,以及那笔钱的去向。

  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申请资格被冒名顶替

  47岁的刘六崽是全州县咸水镇古留村委杨梅田村人。7月17日,记者来到杨梅田,刘六崽的家比较偏僻,进了村之后还要步行0.5公里田埂路才能到达。

  2015年,刘六崽家被精准识别为贫困户。村委干部赵玉财多次联系他,说他的情况符合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申请条件,让他重建家里的房子,到时候好拿那个补助资金。由于刘六崽拿不出建房的启动资金,这事一拖再拖。

  今年初,赵玉财见刘六崽家房子漏水,又建议他把老瓦片换成琉璃瓦,说政府有一项8000-10000元不等的危房加固的补助资金项目可申请。今年4月份,刘六崽借钱翻修了屋顶。两个月后,又通过乡镇相关部门验收。接下来,他就等危房加固补助资金发放了。

  7月初,刘六崽得知,那笔危房加固补助资金拿不到了,因为他父亲刘三元2011年申请过了危房改造补助资金,拿了1.8万元,这两项福利政策不能都享受。

  刘三元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生前与两个儿子住在一起。家里的房子建于1993年,是村里人出力和凑钱帮建的。1993年以来,那房子一直没有重建,怎么会申请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刘六崽认为当中有人冒名顶替了自己父亲的名义。

  只有小学文化的刘六崽托内弟蒋受礼去银行查父亲刘三元银行账号流水,2011年至2015年期间,都没有1.8万元款项进账。

  为了弄清楚1.8万元去向,蒋受礼来到当年发放那笔钱的咸水镇财政所求助,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拿到了那份2011年咸水乡农村危房改造项目资金补助分解到户明细表。其中,序号4为刘三元的名字,显示家庭类型为五保,账号竟然不是刘三元的,而是一个叫蒋世科的人。显然,这笔钱当时进了蒋世科的口袋。

  蒋世科是咸水镇古留村委人,2011年前后,他是古留村委支书和主任。2014年,他是古留村委主任。2017年6月9日,他被终止村委主任职务。之后,他外出务工。

  蒋受礼多次电话联系蒋世科,想了解刘三元被冒名顶替的事,但电话一直打不通。

  一份内容真真假假的申请材料

  考虑到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申请需层层申请,蒋受礼转而向咸水镇政府求助。

  蒋受礼从咸水镇村建站找出了当年刘三元申请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的档案材料。

  经过对这份档案材料进行仔细核对,记者发现上面内容有真有假。

  

  危房拆旧建新的情况报告那份材料上,原来的村民名字被涂抹之后,重新在上面写了刘三元的名字,地址没有改,为矿脚底自然村(古留村委)。实际上,刘三元家住古留村委杨梅田自然村。

  还有一份材料上,刘三元的出生年月为1939.10。实际上,刘三元身份证上显示是1934年4月3日出生。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档案材料上所留存的危房和新房照片,由于刘三元家的房子一直没有重建,那照片上的危房到底是谁家的呢?记者在古留村委四处打听了解到,那危房是距离杨梅田村5公里远的段家村村民段太军家的。记者找到了段太军,他看了照片,证实上面的房子就是他家的。2016年前后,他拆了旧房子重建。对于档案材料上那张新房照片,段太军说:这新房不是我家的,我家的新房有一个大门,这上面只有3个小门,我也不知道是谁家的。随后,记者询问多个村民,大家都不知道照片上的新房是谁家的。

  

  当中还有有一份乡(镇)2011年危房改造申请表(以下简称申请表),上面有申请理由填写项,有刘三元的签名,以及一个手印。蒋受礼告诉记者,全村四五十岁以上的村民都知道刘三元没读过书,不会写字,连名字也不会写;在村委意见填写项上,除了村委的公章外,还有村委干部赵玉财,以及支书、主任蒋世科的签名。村委的意见为:经村民小组及村委会会议讨论研究,同意并通过村委公示15天无异议,符合条件,同意申请。

  我现在没法肯定这签名是不是我签的,时间比较久了,也有可能是我签的,但申请危房改造补助资金这块,都是蒋世科一手操办的,那时候他是支书、主任一肩挑。仔细看了材料上自己的签名后,赵玉财向记者解释,他根本不知道刘三元有申请过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的事,否则,2015年之后,他也不会不断去催促刘三元的大儿子刘六崽去申请危房改造和危房加固补助资金。

  村建站:村委支书私下操作,指标张冠李戴

  这份申请表上还有村建站和咸水镇相关领导的签名。

  记者电话联系上了村建站工作人员赵先生,他作为调查员在申请表上签了字。对于申请表上的内容,赵先生表示,那是8年前的事情,相关情况他已经不记得了,建议记者联系当年村建站站长邓先生。

  7月17日下午,在咸水镇政府,记者见到了邓先生。邓先生解释了刘三元那份申请材料内容真真假假的原因,他说:危房拆旧建新的情况报告当中涂抹原来村民名字重新写上刘三元的名字,目的是为了制作档案材料,确实不是刘三元交上来的,刘三元不会写字,而这报告又必不可少。另外,那些危房和新房照片都跟刘三元没有关系,也是为了制作档案材料而贴上去的。2011年那时候,单位没有电脑,所有的材料输入全靠人工,我们村建站只有3个人,那么多材料要整理,根本忙不过来,还是喊了家里人过来帮忙粘贴,照片根本就没有去一一甄别,直接贴了上去。

  邓先生解释,前几天,村建站接到蒋受礼投诉后,他一直在找蒋世科的电话,他也是才拿到蒋世科的新手机号码。他询问了蒋世科有关刘三元被冒名顶替申请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的事。2011年那时候,刘三元家庭贫困,村建站也去村里实地调查过,政府确实给了他一个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申请指标。谁知道,刘三元后来没有建房子。按规定,出现这样的情况后,刘三元的那个指标是要回收的,而蒋世科在没有通知政府部门的情况下,私自把刘三元的指标给了另外一个村民,用的还是刘三元的名字,那个指标就这样被张冠李戴了。

  1.8万元补助金成了糊涂账

  7月17日下午,记者电话联系上了身在外地的蒋世科,记者询问刘三元被冒名顶替的事,他只告诉记者:我没拿,那笔钱给了村里一个王姓村民建房子去了,那些情况杨梅田村村长秦军也清楚,你不信就去问秦军。

  为此,记者又联系上了秦军,他告诉记者,不是姓王的村民,是隔壁自然村一个姓李的村民。事情是蒋世科操办的,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

  记者向秦军口中的李姓村民求证,他告诉记者:2011年,我家建了两间厨房,建房材料是我自己出的,工人是蒋世科喊过来的,说是花了1.2万元,但我也不知道具体花费了多少钱?反正我没有从蒋世科那里拿过一分钱。

  显然,这笔钱已经成了糊涂账。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乡镇干部告诉记者,一般来说,危房改造补助资金通过审批程序后,那笔钱是要转入申请人银行账户的,除非申请人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从那1.8万元发放记录上来看,要不是刘三元的家庭类型被确定为五保,这笔钱也是到不了蒋世科的个人账户的。

  刘三元明明有儿有女,为什么会被定义为五保户。邓先生解释,五保户证明,一般由村民个人证明,或者由村委会证明。在刘三元当年那份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申请的档案材料中,村委会给刘三元出了五保户的证明。

  邓先生告诉记者,蒋世科用刘三元的名义申请危房改造资金,然后把这笔钱给别的村民建房,这样做是违法违规的。就算别的村民符合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申请条件,也是要走程序来向政府部门申请的。

  事已至此,刘三元被冒名顶替的事如何解决?邓先生表示,首先要把蒋世科喊回来,把情况说明清楚。然后,证明刘三元没有申请过危房改造补助资金,这样刘六崽才能去申请危房加固补助资金。

  记者了解到,7月初,蒋受礼便将刘三元被冒名顶替申请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的事以书面形式反映给了咸水镇纪委部门,他暂时还没有收到消息反馈。

作者: glguicheng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