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

领导

听说女儿的男友要来家里,张老汉既高兴又紧张。据说女儿男友在镇政府工作,那可是干部啊!张老汉心想。 老汉早早地把家里打扫个干干净净,就等着女儿和她男友的到来。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 大爷,你好!女儿男友说。 领导好!张老汉有些紧张,不由说道。 众

阿P变身演员

阿P变身演员

今天,阿P发工资了,兜里有钱了,邀了几个朋友聚餐,来沟通一下感情。下班后,急忙就往公交车站赶。上了车,他向平时一样,挤到后面找了座位做下。这样避免了让座的麻烦。自己也可以清闲地听音乐。可没想到,一件物品让他睁大了眼睛。 原来,阿P前面的座位上

接老婆遇“鬼”

接老婆遇“鬼”

大兵的老婆在外环路的一家美容院做美容,由于做美容的人很多,排到自己时已经很晚了。时间晚了,公交车也没了,地段又这么偏,作为老婆第一想到的就是老公,此时的老公该派上用场了。 大兵接到老婆的电话丝毫不敢怠慢,开上自己新买的私家车,已经三四手的两

眼不见为净

眼不见为净

在东北的农村有哥儿俩,哥叫甘洁,弟弟叫甘净,两个人都带有洁癖倾向,哥儿俩信奉:宁吃干净的邋塌,也不吃邋塌的干净。 春暖花开的时候,村里的埋汰大婶请他们哥儿俩把自家的炕给拆了,再搭上。原来这北方的土炕每隔个两三年就得拆了清除一下炕灰。哥儿俩知

本来刀枪不入

本来刀枪不入

1933年冬天,在四川安县与罗江县接壤的地带,有许多红灯教。红灯教主要是农民与手工业者组成,他们只反官府,不反豪绅。当时,负责这一下共产党活动书记的马书记想组织他们去反地主、反豪绅。但他们不听马书记的,坚持他们的想法。当红灯教准备进攻当地军阀

老公,你怎么这么傻呢

老公,你怎么这么傻呢

这天是星期六,大头在家美美地睡了个懒觉。他十一点钟起床,漱漱口洗了脸之后呢,给自己沏了杯茶,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手拿起茶几上的电视遥控,打开电视,又拿起DV遥控,打开DV,便开始观赏影碟喜羊羊和灰太狼。 大头正瞧得精彩。突然!厨房里传出妻子

我的那些尴尬事儿…

我的那些尴尬事儿…

从读高二才开始,我为自己心灵的窗口安装了玻璃窗,最开始才戴100度的,比起现在许多学生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戴眼镜算是很不错的啦。后来,不是因为读书有多么用功,而是因为对眼睛没有呵护好,视力逐渐下降,后来要戴500度的眼镜了。我的眼睛不喜欢戴眼镜,

今天没托地

今天没托地

编写:山峰 时间:2011年3月28日中午 刚到下午四点,李文的手机就响了。这不是来电而是李文用手机订地闹铃。一年多了,每天下午只要这闹铃一响,李文就开始把这一百多平方米地房子先扫一遍,接着用拖把拖地,经过将近半个多小时才能把整个屋子角角落落打扫完

死不了

死不了

王翰是个孤儿,最近丢了工作,自己的女朋友也和自己最好的朋友跑了,顿时感到心灰意冷,竟然冒出了想自杀的念头。 他首先去了网吧上网,查询现在墓地多少钱,先选好位置把钱先付了。把遗书写好,等有人发现自己的遗体后根据自己写的遗书上的内容,把自己安葬

棺人

棺人

从前有这么一个人,靠卖棺材为生,大家都叫他为棺人,寓意关人。棺人声称只要是躺进他棺材里的人,就不可能活着出去。棺人在街道上开了一店面,该店取名为鬼门棺,可谓英雄难过鬼门棺。在棺人店铺大门上还挂着这么一副让人望而生畏的对联。上联:横也是死,

返回顶部